没有介绍



诶嘿骗你的☆
文野暂时回坑中
这里是绫仓√

关键词: 梦 黑洞 丑陋的脸


  这天晚上,我突然做了一个梦。
  梦中,我没有身体,意识漂浮在半空。昏暗的天色里,我向下观望,恰好看到我的妹妹被一个陌生男人杀死的情景。我只看到那个男人拿出一把锐器,锐器尖端寒光一闪而过。他将这把锐器深深地捅向了我的妹妹的心脏里。鲜红的血浸透了妹妹的白色衬衫。我想大喊。我想要跳出意识,拉着妹妹从这里逃走,但是却什么也做不了。我无法移动,我的声音卡在喉咙口发不出来。我是个完全的旁观者。
  下午,妹妹如往常一样来医院探望我。坐在探视区的沙发上,看着妹妹漂亮而冷淡的脸,我突然想起了昨天的梦。
  “昨天,”我说,“我梦见,有个人杀害了你。”
  “你很...

【文野】无cp向 半期考试脑洞x

森:太宰君啊,昨天怎么一整天都没有出现呢?因为任务比较棘手而太宰君却消失不见的事,中原君可是生气到差点把太宰君的桌子扔出去哦?
太宰:哎呀,原来我不在竟然可以让首领和中也如此苦恼呢。不知为什么心中浮现出一丝感动来,为了这份感动,一定要更努力地自杀成功才行呀!
森:...原来太宰君昨天一整天都在努力地自杀吗?
太宰:是啊。昨天尝试了服用过量的安眠药而死,但是闭着眼睛躺了一整天,还是失败了呢。
森:呃,太宰君...
太宰:……?
森:苯二氮卓类之所以取代了巴比妥类催眠药,就是因为即使过量,也不会引起麻醉和中枢麻痹的哦。
太宰:……真不愧是医生呢,首领。

嗯... 勉励一下自己 重度拖延症 到现在等等完了完蛋啦又忘记弄血迹的地图块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说起来图没抠干净?不 我看不见 我看不见白边没错我啥也看不见

【文野】无赖派三人组随手日常

太宰『安吾去接电话了我们偷偷在他的酒里放些盐』
织田作『嗯 可是吃很多盐对身体不好 会得高血压的』
太宰『啊 那就放辣好了√』
织田作『......』
几分钟后
安吾『(端起杯子正要喝)』
织田作『安吾君 我们交换酒来喝吧』
安吾『嗯?为什么』
织田作『我比较能吃辣一些 况且想尝尝辣酒是什么味道(喝)啊 不是很辣呢』
安吾『(阴沉)……太宰君?』
太宰『(叹息)……织田作 真是温柔呢』

【文野】双黑 人格障碍

社交紊乱型人格障碍x边缘型人格障碍
私设有...ooc也...反正 就是个 脑洞嘛【【

  ——卑劣。
  ——有罪。
  ——是的。这个人应当感到惭愧,应当忏悔。他的所作所为会使所有人生厌。全部是他的错。
  所以,去死吧。
  去死吧。太宰治想。去死吧。
  夜晚的风如不可视的捕食者,迅疾掠过河边的整排柳树,隐匿在黑暗中的树叶因恐惧般颤抖而发出密集的沙沙声。岸上除了太宰再无一个人。
  ……不,似乎还有一人。不过无所谓了。都会好的。
  会好的。去死就一切都好了。别人的存在都无所谓,钱也无所谓,快乐和痛苦无所谓,死会抵消一切...

【文野】双黑 期末的脑洞

双黑 幼年 高智能型孤独症×社交紊乱型人格障碍 ☆已坑☆只是做个记录万一哪天能编了呢【喂

  孤儿院后院里,天空一直是非常蓝的。
  没有事情的安静下午,太宰可以坐在草地上,仰头望着这样的蓝天,一动不动,直到巨大的湛蓝色块的边缘渗出血液般的红色来。这时候,老师会带着吃完晚饭的孩子们到后院,听校长先生每日训话,表扬乖孩子,惩罚不听话的孩子。
  不过这同太宰并没有任何关系。只是身处于人群之中,他感到有些无所适从般的不愉快。于是他往往会选择退避,回到寝室里,转而望着水泥墙上高高的小窗边,破旧生锈的铁丝网。
  ——太宰不和孩子们一起住。
 ...

一万年前的60分 灵魂交换

太芥&芥樋? 大概【
ooc预警

  早晨起床的时候,中岛敦从他所在的那张漆成粉色、有可爱浮雕的木质高低床的上铺掉了下来。
  “啊……好痛。”他揉着自己细细的嫩藕般的胳膊,却突然感觉触感不对。
  恰好此时,一缕洋娃娃般的卷毛耷拉到了他的脸上。这……是什么?
  咦,说起来,那个居然可以掉下来的床就不太对劲啊……
  等、等等!
  中岛敦一个激灵爬起来,瞬间感到自己离地面的高度比平时近了不少。但是他已经没空管那么多了,在连滚带爬地找到了一面嵌在贴着梦幻小公举粉色碎花墙纸的墙上的心形镜子后,中岛敦看见镜中带着惊恐表情的居然是一个样貌甜...

2014年12月31日 基础化学考试之后

全身上下充满的是,困倦。
——精力集中于虚空一点而瞬间松弛后的,困倦。
——午后幽暗的公寓。 令人想到哥特式尖尖的塔顶。

我想起那个家,想起春日中车水马龙的街道环绕的花园中淡黄色带着刺的花朵散发的香气,想起阳光穿透玻璃窗,静静洒在一尘不染的窗台。而我会呆呆地望着吊兰花盆边白色的窗沿,缓慢地伸出手,感受到紫外线奇异的温热,手指的皮肤泛着淡淡的红色。
我记得那个明媚的世界,追随着浅淡的遗迹寻到那处的我兴奋而慌乱,在初夏午后的阳光里眯起眼睛打量六楼晶莹得不似人间景象的阳台。
——本来就不是人间啊。
        我想起那个被称为学校的地...

文野创作60分 花吐paro


  很敷衍的织太织

  今天到了酒吧的时候,我看见太宰已经坐在了平时他常坐的位置:“哟,织田作……噗!”
  ——最后那个音节是怎么回事?
  我疑惑地望着太宰,他并没有转过身来。
  “是扭了腰吗?”向调酒师打了个招呼后,我询问他道。
  “……”太宰用他缠绕着绷带的右手扶着额,挡住了他带着未痊愈的伤疤的清秀的脸。他冲我摆摆左手,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以一种扭曲的姿势俯身去喝面前的酒。
  这么看来扭到的应该并不是腰,不过看上去是真的痛到说不出话来了。我想了想,用同情的语气建议道:“脖子扭了的话,去做做按摩应该会好一些。”
 ...

【太芥】爱丽丝梦游仙境【x

 猎奇脑洞文【
  略ooc...?

  芥川从黑暗中醒来,他看到一只周身泛着白色光华的兔子急匆匆地从他面前奔了过去,嘴里说着:“不好了,要迟到了!”
  ……这是什么?
  芥川犹豫了一秒,跟着兔子跑了过去,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
  兔子灵敏地钻进一个树洞,不见了踪影。
  树洞?
  芥川抬起头,发现面前确实有一棵巨大的树,好像不久前在街上看到的动画海报上的那种树。
  芥川想了想,也纵身从树洞跳了进去。
  有什么可怕的,一个洞而已。
  尽管他细心地在落地的前一秒用罗生门做好了防御,...

1 / 2

© AyakuraSatoko | Powered by LOFTER